位置提示:華聲在線 > 中通速遞 > 湘江副刊 > 正文
伍仁斌:人生何處不戲台
2020-12-11 09:57:08 [來源:湖南日報]     [作者: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[責編:姚茜瓊]]      字體:【中通速遞】

遠帆

11個連翻開啓專業戲曲生涯

一個人童年的體驗,往往相伴終身,如果那時你就踱步戲台,自然一輩子很難離開它。“甜酒,小缽子甜酒!”哪怕是一句吆喝聲,75歲的伍仁斌的眼神也有着某種在舞台上才有的光亮。

4歲那年,父親伍志強帶着他,在小吳門吹着喇叭迎接解放軍進城的景象,依然歷歷在目。不是專業戲曲演員的父親,解放後加入了財貿工人俱樂部,業餘演出京劇、花鼓戲、湘劇。伍仁斌覺得這些戲劇很是有味,於是也向往起了戲台。1958年,長沙市文化局把當時社會上的民營劇團合併成4個湘劇團,並向社會招聘第一批學徒。“那年3月1日,媽媽租了一部人力車,拎一個小木桶,裏面裝了換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品,把我送到了湘劇三團。”伍仁斌記得,當天劇團和家裏簽了份合同,6個月試用期,不行就辭退。

因缺少營養,身體不行,倒立、下腰等基本功伍仁斌都很難完成:“翻小翻我一個都翻不了。”快5個月時,團長對他説,這碗飯你吃不了,搞完6個月你還是回去讀書吧。“我急得打自己,腦袋往牆上撞,埋怨自己不爭氣。”那時起,伍仁斌就睡在了舞台大幕後面。練累了就睡一下,醒了又練。終於,有一天能翻上一個了……考試那天,伍仁斌是最後一個出場。由於並不被看好,上台時,有三分之一的評審老師都已經走了。可沒想到的是,那天他連翻了11個,直到分不清天地左右,被一個老師抱起。 就這樣,伍仁斌正式籤為湘劇三團職工,專業戲曲生涯由此開啓。

把湖南小品推向市場的弄潮兒

憑着一股拼命的勁,伍仁斌一路闖關。1959年他出演《打漁殺家》的肖恩, 獲得了長沙市青少年戲曲一等獎。1960年,劇團排演新戲《小包公》,他出演小包公一戰成名,風靡長沙城,一個星期演8場,場場滿座。“街上的人都説那個湘劇三團有個小包公唱得真好喲。”到了17歲時,團裏培養他做導演。“只讀了6年書,做導演?”伍仁斌自己也不相信。那時的劇團大多沒有劇本,都靠傳幫帶,唱給徒弟聽,有時是什麼字根本不知道,只知道那個音,很多台本記的都是白字。“只能跑去圖書館,一待一整天也不出來。”伍仁斌説,那時候很多字都不認識,只能抄下來去問老師和讀過書的人。“我沒有藝術的靈氣和天分,就是下笨功夫。”憑着這些“笨辦法”,伍仁斌讀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等導演大家的著作,讓他對導演有了體悟。後來,伍仁斌先後導演了20幾部戲,很多戲都是自導自演,《佛崖魔影》獲得湖南省戲曲調演導演獎,也多次榮獲演員一等獎二等獎、杜鵑花獎,他被業內稱為獲獎專業户。

上世紀90年代,劇團進行改革,鼓勵人員進入市場。那時,恰逢長沙歌廳文化興起。伍仁斌覺得那些曲藝小品自己也做得來,於是也開始了市場化的表演。1996年底他正在湘潭演出,當時何晶晶聞訊趕來,在結伴包車回長沙時遭遇車禍,同車5人全都昏迷,他第一個醒來,把其他四人救出。車禍過後的兩三個月,何晶晶找到伍仁斌的家中,進門先鞠躬行了一個弟子禮,提出做他弟子。此後的一段時間內,伍仁斌既是何晶晶的表演老師也是合作伙伴,他們在長沙、湘潭、常德等地開始表演自己創作的節目,直到何晶晶成為很火的本土小品演員,他也成為把湖南小品推向市場的第一批弄潮兒,被稱為湖南小品鼻祖。

原汁原味地還原正宗長沙吆喝

現在的伍仁斌,早已從湘劇團退休,但是他的藝術事業還沒有停止。收集“吆喝”,是他正在做的事。這源於他在1960年演了《紅燈記》中一個監視李玉和的小鞋匠。當時排演的時候,被領導批評為演得像個小流氓。為了入戲,他每天泡在大街上的鞋匠身邊,揣摩他們的一顰一笑,尤其是那聲聲吆喝。由模仿到創造,漸漸地,伍仁斌發現了這吆喝聲中的諸多門道,同樣的吆喝詞被不同的小販吆喝出來有不同的韻味,從其吆喝聲中能聽出不同生意人的脾性、格調,甚至是高矮胖瘦,非常有意思。後來,他開始對吆喝迷上了,慢慢收集了自五十年代以來的民俗民風文化和吆喝聲。“收啤酒瓶子”“烏龜甲魚殼賣的錢”“收舊電冰箱、電視、電腦、麻將機”……最開始,他沒有錢買錄音機,就拿筆記下來,回來自己練,至今收集了80多種吆喝聲。收集來了要怎麼傳承?伍仁斌於是開始創作《吆喝大合唱》。很多作曲的專家聽了這個大合唱説:伍老師真是個傳奇,一個唱戲的,也沒學過作曲,不但能夠寫出來,還能寫大合唱,就更不容易了。

除了整理吆喝詞,伍仁斌對相關行當以及風土人物的歷史進行發掘研究,不僅收集其詞彙,連配套動作、唱腔都要有板有眼。他還想籌拍一部紀錄片,將用當時老長沙穿的服裝和道具,用原汁原味的吆喝聲,還原正宗的長沙吆喝。

“湖南的山和水養育了我,湖南的本土文化養育了我,讓我在年過70後還有創作的慾望,我也希望將這種本土文化傳承下去。”伍仁斌説。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